经济纠纷

你当前位置 首页 > 经济纠纷 > 案例分析

买卖合同管辖问题

发布时间:2021-12-23 12:38:07    阅读量:


2015南京中院上诉人宁志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崔志强买卖合同纠纷管辖权异议一案,不服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2014)鼓商辖初字第56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上诉人宁志公司的上诉理由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并未建立买卖关系,即便是存在买卖关系,也是口头买卖关系,履行地应当确定在负有给付义务的一方即高淳区,因被告住所地亦在高淳区,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裁定,将本案移送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审理。本院认为,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依法应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因被上诉人将水泥、石子、和五金材料送至上诉人在南京市中山北路28号的江苏漫悠摩尔自由动漫主题商城装饰工程的施工地点,故该地应为本案的合同履行地。因上述地点属原审法院辖区,故原审法院作为合同履行地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对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的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上诉人荥阳市广武镇广现软籽石榴苗圃、刘建平因与被上诉人徐州市守信葡萄种植专业合作社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人民法院(2021)苏0312民初2571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

荥阳市广武镇广现软籽石榴苗圃、刘建平上诉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出卖人应当按照约定的地点交付标的物。当事人没有约定交付地点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适用下列规定:(一)标的物需要运输的,出卖人应当将标的物交付给第一承运人以运交给买受人。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合同约定履行地点的,以约定的履行地点为合同履行地。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交付不动产的,不动产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其他标的,履行义务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本案中,双方当事人订立口头买卖合同后,上诉人按照被上诉人的要求在河南省荥阳市为其办理托运发货,上诉人在将货物交付第一承运人后,已完成合同履行义务。因此,本案的合同履行地为河南省荥阳市。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刘建平向被上诉人出具的证明中载明交易地为张集,即合同履行地在张集,系错误的。上诉人刘建平从未向被上诉人出具该证明,该证明中交易地张集五个字和苗圃两个字均不是刘建平所写,系被上诉人伪造的。综上,请求撤销原审裁定,将本案移送至河南省荥阳市人民法院审理。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因买卖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交付不动产的,不动产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其他标的,履行义务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本案中,被上诉人徐州市守信葡萄种植专业合作社以上诉人荥阳市广武镇广现软籽石榴苗圃收到购苗款后未按照要求提供符合质量的树苗为由,要求上诉人荥阳市广武镇广现软籽石榴苗圃返还购苗款并赔偿损失。因双方当事人之间没有明确约定合同履行地,双方争议标的属给付货币和交付不动产以外的其他标的,履行地应认定为履行义务一方即上诉人荥阳市广武镇广现软籽石榴苗圃的住所地。该地为河南省荥阳市广武镇陈沟村二组,属河南省荥阳市人民法院辖区,该院对本案有管辖权。上诉人刘建平的住所地为河南省荥阳市,不属原审法院辖区。因此,上诉人即原审被告荥阳市广武镇广现软籽石榴苗圃、刘建平的住所地、案涉合同履行地均不属原审法院辖区,故原审法院对本案不具有管辖权。

 

本院认为,根据卢英杰、胡灿在一审的诉讼请求、所持理由及提交的证据材料,本案系买受人与出卖人因案涉船舶合同的订立、履行、变更和终止而产生的纠纷,案由应为船舶买卖合同纠纷,原审将本案案由确定为一般买卖合同纠纷不当,应予纠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条第二款规定海事、海商案件由海事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在海上或者通海水域发生的与船舶或者运输、生产、作业相关的海事侵权纠纷、海商合同纠纷,以及法律或者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其他海事纠纷案件由海事法院及其上级人民法院专门管辖。《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第六条规定:海事诉讼的地域管辖,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下列海事诉讼的地域管辖,依照以下规定:……(七)因海船的船舶所有权、占有权、使用权、优先权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船舶所在地、船籍港所在地、被告住所地海事法院管辖。故本案不适用一般管辖案件范畴,应按照上述特别管辖的规定确定本案的管辖法院。本案中,案涉《船舶转让合同》的签订主体和合同签字人甲方为邹德乾,乙方为胡灿,约定的管辖法院是双方所在地有管辖权的法院,邹德乾户籍所在地为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胡灿户籍所在地为益阳市沅江市。根据上述特别管辖的规定,上述两地的地方人民法院对本案均无管辖权,故该约定属于无效约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海事诉讼管辖问题的规定》第(2)条规定:武汉海事法院管辖下列区域:自四川省宜宾市合江门至江苏省浏河口之间长江干线及支线水域,包括……本案涉案船舶长56米,宽12.4米,深2.8米,总吨位766吨,净吨229吨,船舶登记机关为岳阳市地方海事局,船籍港口为岳阳。而岳阳港所涉水域属于武汉海事法院的管辖区域,故无论是依法定还是约定,原审法院对本案均无管辖权,应依法将本案移送至武汉海事法院审理。上诉人杨广才、邹德乾、陶术光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原裁定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应依法予以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一条、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湖南省汉寿县人民法院(2021)湘0722民初1983号民事裁定;

二、本案移送武汉海事法院处理。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分析:(12015-2021年法条关于买卖合同管辖的司法解释并没有变化(22015年南京中院以送货单等凭证能认可合同实际履行地法院有管辖权(32021年的法院更倾向于合同明确约定管辖地,如果合同明确约定有履行地则履行地管辖,没有明确约定视为约定不明确。所以订立合同时要明确约定履行地(4)船舶买卖合同纠纷为专属管辖,海事法院审理。